中超

眾委員疾呼山西治污刻不容緩从今年初心

2020-02-14 20:40: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委员疾呼 山西治污 刻不容缓

  “我们的环境再不治理就对不起山西的老百姓牎”全国政协委员、省政协常务副主席薛荣哲谈到山西的污染,情绪有些激动,“我们决不能再让山西的老百姓整天生活在一个受污染的环境当中了,这是关系到每一个人生命健康的大问题牎” 的确,我省是一个资源大省,多年来为全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历史性贡献。然而,这些以资源为主的重工业所排放的废气、废水、废渣等也给我省的环境造成了巨 大的破坏,使我们的生存环境质量严重恶化。 正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的我省全国政协委员们对治理我省环境污染的问题,纷纷投以深度的关注。几乎每个委员都能对山西污染的情况举出相关的数字证据:我省作为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设20年来,全省累计排放烟尘1734万吨,年均86.7万吨;二氧化硫累计排放1632万吨,年均81.6万吨;工业污水累计排放155.6亿吨,年均7.78亿吨:生活污水累计排放44.8亿吨,年均2.24亿吨;固体废弃物累计产生量7.05亿吨,年均产出量3525万吨。据测算,这20年间,我省累计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直接经济损失为1517.71亿元,占20年GDP总和的12.64%。国家公布的全国大气环境综合污染指数严重超标的30个城市中,我省就有13个城市位列其中。 这样的数据让每个委员都深感焦虑。总理今年所作的《工作报告》中指出,人与自然要和谐发展,要强化生态环境监管,严格控制主要污染物排放,抓紧解决严重威胁人民群众健康安全的环境污染问题。由此可见,环境问题是关系到3200万山西人民切身利益的一件大事。因此,委员们在这次全国政协会上积极地为山西的生态环境治理建言献策。 来自香港的我省全国政协委员周安达源的两份提案全是关于我省环保的内容。他认为,山西环境问题的形成虽然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最根本的还是多年来在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由于制度安排和政策导向所造成的经济结构不合理所致。尽管“九五”以来,山西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并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由于山西环境污染治理历史欠账太多,单靠山西自己的力量很难在短期内使环境状况有一个大的改善。因此,周安达源委员建议将山西列为“环境保护重点省”,给予等同于“三河、三湖、一市”污染治理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薛荣哲委员则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省治理污染的问题。他在提案中指出,山西离北京很近,地处北京地区上风向及水源上游,境内桑干河、滹沱河等河流多数断面水质为劣5类,这些受污染的水对北京的官厅水库影响很大。同时,已有研究资料表明我省的大气污染物随气象条件扩散漂移,加重了对北京大气环境的影响,我省北部的土地沙化、风蚀是北京沙尘暴的来源地之一。这样看来,山西的环境问题不仅关系到山西,也关系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顺利召开。 介于这种情况,薛荣哲委员建议,为了改善北京市的环境质量,实现中国在2008年举办“绿色奥运”的承诺,山西省在依靠自身力量积极治理本省大气污染的同时,也希望国家对我省在环北京地区的工业污染源治理方面给予资金和政策的支持。特别是城市集中供热工程、电厂脱硫改造和电厂空冷机组改造方面,能够在资金和政策上予以倾斜。 我省另一位来自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董利翔建议,在山西原有的煤炭专项基金的基础上,制定“山西煤炭开采资源与环境保护费”的地方性收费政策。 全国政协委员、省政协副主席韩儒英建议,将晋陕黄河大峡谷和太行山区列入国家水土保持生态环境建设重点治理区。晋陕黄河大峡谷是黄土高原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也是黄河粗沙的主要来源区,其山西一侧涉及28个县。而太行山区涉及面更广,覆盖了全省除吕梁地区外的10个市,60个农业县(市、区)。该区内的土壤侵蚀以水力侵蚀为主,年侵蚀模数达每平方公里1000—5000吨。严重的水土流失造成了当地生态环境的恶化,制约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这两个区域由于治理任务大,所需投资多,地方财力有限,多年来一直无法进行大面积全方位的综合治理开发。因此,韩儒英委员希望能够将这两个区域列入国家重点治理区,给予扶持和帮助。

什么是更年期的表现
肠道感染有什么症状
小孩脾胃虚弱的症状
脚骨折如何消肿止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