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贾跃亭难撼许家印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Sma

2019-08-16 20:1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贾跃亭难撼许家印 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Smart King剥夺资产抵押申请

  贾跃亭与许家印的斗争陷入僵局。

  恒大健康11月29日公告称,时颖已经收到紧急仲裁结果,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Smart King提出的“剥夺时颖对Smart King的资产抵押”的申请。这是紧急仲裁员第二次驳回Smart King的申请。此前,贾跃亭占据最大投票权的Smart King曾提出“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2013《机构仲裁规则》规定,紧急仲裁员应自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其移交案件之日起15日内,就申请作出决定、指令或裁决。据(公众号:)新智驾了解,紧急仲裁员是争议初期通常用到的手段,同时也是仲裁庭组成前当事人可以申请的程序。

  按照程序,此次Smart King被全面驳回申请后,仍有进入仲裁或前往法院起诉的可能。只不过,对于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未来而言,希望走快速通道这条路已经几乎被堵死。

  走上仲裁之路

  2018年10月7日,恒大与法拉第未来的矛盾曝光。

  恒大健康公告称,“法拉第未来的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利用多数董事席位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香港时颖公司付款。”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紧跟着发布声明称,“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尤其是未能按时履行对FF的相关财务承诺。”

  所谓的违约是,法拉第未来称恒大在支付了首笔8亿美元之后,又在今年7月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

  ,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美元。

  法拉第未来进一步表示,“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新智驾了解到,Smart King随后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紧急仲裁。10月25日,紧急仲裁结果出现,紧急仲裁员驳回了Smart King的“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申请,并且驳回了Smart King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支持Smart 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利息,仲裁员同意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中采取对外融资不得超过5亿美元。

  11月7日,时颖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Smart King提出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Smart King履行合约。此外,恒大健康还在公告中称,贾跃亭和Smart King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Smart King的财务状况。

  紧接着,法拉第未来发布的声明证实了拒绝出纳员进行财务审查的事实,但声明指出,这是由于恒大拒绝履约导致此前的投资协议已经无效和自动终止。

  11月13日,法拉第未来再发布声明表示,针对恒大健康恶意拒绝解除对法拉第未来的资产保全的违约行为,法拉第未来向香港仲裁中心另项提交了紧急救济仲裁申请。此外,法拉第未来还称恒大健康对其核心资产进行尽可能的保全,以至于短期内无法实现资产抵押贷款获得融资的目标。

  陷入僵局

  无论真情还是假意,法拉第未来和恒大有过双方满意的开始。

  2017年11月30日,时颖与FF Top Holding Ltd.订立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的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时颖将在2018年底钱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恒大投资法拉第未来,暗含跨界进入汽车行业的野心。从这一点看,恒大和入主观致的宝能本质相同,只不过,宝能是在准备吃下地产公司万科失败后,转而大手笔进入汽车行业。2017年6月,宝能与观致汽车等达成协议,将出资65亿元成为观致的控股股东。

  新智驾注意到,与宝能的投入成本相近,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时颖的全部股权,这些钱是向大股东中国恒大借取的无抵押贷款。而时颖的唯一资产就是对Smart King的投资。

  Smart King是时颖与FF Top Holding Ltd.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根据协议,时颖同意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的45%股权,FF Top Holding Ltd.以法拉第未来集团拥有的技术资产和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的33%股权。剩下的22%股权将作为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给雇员之用。

  在Smart King的股东大会的投票权分配方面,时颖持有的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当Smart King正常经营的情况下,FF Top Holding Ltd.持有的每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权,但是,当管理层在根据合资公司股东协议条款下不能履行职责情况出现时,原股东的投票权将回转到时颖。这意味着,贾跃亭一直掌控着Smart King的投票权。

  据恒大健康公告称,时颖在2018年6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2018年7月,FF Top Holding Ltd.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为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发展,时颖和Smart King、FF Top Holding Ltd.签订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没有披露支付条件具体是什么,法拉第未来也没有细谈支付条件,但据贾跃亭描述,恒大的最终目的是想要获得法拉第未来的全球控制权。

  而恒大健康却坚持认为,FF Top Holding Ltd利用自身在Smart King的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有达到合约付款条件的情况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于10月3日向香港国际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以及要求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现在看来,恒大仍难以消化法拉第未来,但贾跃亭暂时也找不到更快地摆脱恒大的方法。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婴儿有眼屎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