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神宠养成师 第四十六章 遇刺

2019-10-12 22:57: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宠养成师 第四十六章 遇刺

深夜,李瑜神情冷漠地走出议事厅,却见一位少年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李瑜看见这位少年,先是眼睛一亮,而后却又眉头一皱,上前道:“我不是叫你好好休养么,怎么又跑出来了,高姐姐呢?”

“我没事,不过是灵力透支而已,已经恢复了,所以我就让若汐姐姐回去休息了。”李晋感激地看了一眼李瑜,继续追问道,“现在情况如何?”

李晋刚才见高若汐的情绪不高,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便哄她去早点休息了,自己则偷偷溜了出来,准备去找李瑜。在李瑜住处得知其还在议事厅参加军议,便又来到了议事厅外等他。

李瑜见李晋身上已经被露水打湿,想来已在外等候他多时,闻言便道:“先去我那吧。”说完便拉着李晋往自己住处行去。

二人来到李瑜房内。李晋打量了一眼这个不算宽敞的单间,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在龙骑军军营里倒也算得上是不错的了。

不过李晋却是沾了高若汐的光,住在了为作为客卿的高若汐特地提供的豪华套间里。拿高若汐的话来说,房间那么多赏给李晋一间又何妨,更何况这样她才能更好地“服侍”李晋啊。

李瑜先让自己的一个侍从去热碗姜汤来,随后才回头招呼李晋坐下:“以后我不在时若你要找我,直接和门口我那心腹说一声,我自然会尽快赶来见你。”

李晋点了点头,兄弟间也没有多余的客气,而他现在更为关心的还是那名白羽雀御宠师:“可审问出了什么?”

李瑜阴沉着脸摇了摇头:“那人在你晕倒后不久,见事不可为就想要服毒自杀,幸好被一个兄弟发现了,直接捏脱臼了他的下颌,取出了藏在他牙齿里的毒药,这才将他带了回来。”

李晋见李瑜这么说,便知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一个为了保守秘密甘愿赴死的人,若是不用点特殊手段,恐怕是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果然,只听李瑜坐在李晋对面,继续道:“到现在为止,只知道他叫黄庆,然后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块帝国第十一军团的腰牌,其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帝国第十一军团?”李晋愣了一愣。

李瑜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帝国第十一军团是帝都的近卫军团,就连帝都和皇宫的城防都是由他们负责的。据我所知,这个军团里的确有斥候细作和刺客编制,恐怕这个黄庆的身份不是作假。”

李晋摸了摸鼻子:“帝国第十一军团的白羽雀御宠师,布局五年之久,毒杀天龙马,瓦解龙骑军。就现在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幕后黑手……”

“皇室徐家!”两人异口同声道。

李瑜冷笑着点头:“如今帝国日渐太平,我天骥城李家实则已经裂土封王,对于帝国来说就是尾大不掉。而龙骑军就是我天骥城拥兵自重的资本。不过皇室想要卸磨杀驴

,却是有点过于异想天开了。”

“无论是从动机,做法手笔还是现有的证据来看,皇室都有最大的嫌疑。”

李晋想了想,确实李瑜的分析十分在理,但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妥:“可是我李家一直偏安西北,从未表露过什么野心。瀚云帝国在大陆上又不是无敌了,帝国真的有必要在五年之前就决定对李家下手么?”

李瑜惊讶地看着李晋,倒是让李晋有些莫名其妙,奇怪道:“怎么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李瑜神情有些古怪地看着李晋,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声道:“二爷爷和我都认为皇室的嫌疑最大,但我将消息传回天骥城,爷爷和父亲传回的话,却是和你刚才说的是同一个意思。”

李晋听到这里心里一突,仿佛增加了许多信心似的,连忙对李瑜道:“既然如此,我认为还是不要太急于下结论。瑜哥,我能去看看那个黄庆么?”

“现在?”

“就现在!”

“好吧!”李瑜这回却是没有犹豫,十分干脆地点头道,“我就陪你再去看看,那黄庆还在地牢里受审,说不定现在他已经招了。”说完便领着李晋往外走去。

李瑜刚走出房门,便听到一声惊呼。一个伙头兵跌坐在地,手里还端着一个瓷碗,里面残余了一些姜汤,而更多的大部分汤汁则是撒了一地,现在还冒着热气。

“啊,你,校尉大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那伙头兵一脸惶恐地看着李瑜,不住地道歉。

“你没事吧?”李瑜皱了皱眉头,走上前伸出手来,准备将那伙头兵拉起来。

可就在那伙头兵伸出手后,李瑜眼睛一亮,一抓抓住对方的手,用力一甩,便将那伙头兵的手别在了身后。李瑜直接一脚将伙头兵踹了出去,高声喝道:“把他给我拿下!”

可周围一干守卫才堪堪反应过来,那伙头兵便已翻滚了几下站了起来,在他的另一只手上,赫然握着一把还未来得及递出的匕首。

李晋惊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若是李瑜没有察觉,那把匕首此时就已经插进了李瑜的腹部。

当然,更加感到惊讶的是那位伙头兵,或者说是伪装成伙头兵的刺客。只见他一脸的不可思议,沉声道:“你怎么发现的?”

见周围的守卫已将其团团围住,李瑜冷漠道:“龙骑军军营里,除了我的直属下属会叫我校尉大人外,其余人都是叫我小少爷,这说明你只知道这里住着校尉,而并不认识我。当然,也许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必须认识我,这倒并不重要,问题是你伸手时,我发现你手上居然有长期握兵器之人才会有的老茧。虽然你掩饰得很好,但刚才你的衣衫逆风翻动,显然是有灵力暗中涌动,说明你居然还是已经魂宠附体的御宠师。既然如此,你就一定不是那个伙头兵了。”

“呵呵,看你小小年纪,居然能身居校尉一职,确实不错,不错。”那刺客低沉着声音笑道,但突然,众人只感到一阵狂风吹过,而下一秒,李瑜便发现那刺客已经跳上了房檐,随即消失在了夜色中。

众人见状欲追,却被李瑜喝止了:“此人别的倒还一般,逃逸和隐匿能力却是挺强,想来他的附体魂宠应该是偏向于刺杀一途的,追却是追不上了。”

“瑜哥,没事吧?”李晋关心地看向李瑜。

“我没事。”李瑜摇摇头,眉头却皱的更深了,“龙骑军军营里居然混进了刺客,这事却是有点非比寻常。”

“会不会是为了那黄庆而来?”李晋问道,随即他自己却又摇了摇头,“若是为了他而来,没必要来刺杀你。而且,刚才那刺客似乎不是冲着瑜哥你来的,而是冲着李瑜校尉大人来的……”

虽然李晋这句话说得有点绕,但李瑜还是听懂了李晋话里的意思:“有人在对龙骑军的军官下手!”

“校尉大人!”这时,一个士兵跑了过来,急急地向李瑜抱了一拳:“将军有令,请校尉大人立刻前往议事厅参加军议!”

“我这就过去。”李瑜点了点头,对于此时召开军议,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想。

而那传令兵看见李晋,却是更加的恭敬道:“二长老说了,如果李晋公子身体无碍,也可一同前往。”

“我?”李晋自己却是吃了一惊,他在军中可是没有一官半职,连个小兵都不是,也可参加军议?

“二长老原话如此。”那传令兵肯定道,“再说李晋公子查出了天龙马异样的原因,拯救了龙骑军三千主力,却是我等龙骑军将士的大恩人了。”

“呵呵。”李瑜闻言,心中也是一喜,冲着李晋微微一笑,“那我们就快走吧,别让他们久候。”

李晋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和李瑜一同又向议事厅行去。

路上,李晋微微一笑:“瑜哥,我查出天龙马发狂原因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吧?”在他看来,龙骑军将士应该没那么快便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

“是将军说的。”李瑜笑着摇了摇头,看向李晋,“龙骑军军规,有恩必报恩,有仇必报仇。”

李晋暗自苦笑,李舒弋这真的不是想把他架在火上烤?其他人也就不说了,你要指望李麟之流会因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对自己感恩戴德?李晋的脑海里浮现出李麟那张纠结的脸,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李晋心里想着事情,没过多久便来到了议事厅门前,一个士兵上前抱拳道:“小少爷,李晋少爷,将军有令,请你们到了就直接进去。”

李晋二人微微点头,大步走进议事厅,却见二长老和一位身披帅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上,一侧坐着的便是李舒弋这位金甲将军,另外还有几位李晋不认识的男子也分坐两侧,想来也是将军级别的人物了。

李舒弋见到李晋二人,却是笑道:“你们来了,李晋,来,坐我身边。”

李晋闻言,自然是浑不在意,和李瑜一起向上首的众人抱拳一礼后,便直接在李舒弋的旁边坐了下来。

李晋感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其中几人更是神色古怪。这时李晋才发现,李瑜已经站在了李舒弋的身后,却是老神在在地目视前方,放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合肥性病医院费用
曲靖治疗睾丸炎医院
永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合肥性病医院哪家好
曲靖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