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乱世情仇

2019-09-13 02:1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是日寇侵华时期发生的事儿。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由于战争损耗,日本国内经济衰退,财源枯涸,日军就加强了对沦陷区的经济掠夺。驻扎在古城登州的日伪军,就更加频繁地下乡展开拉网式扫荡,穷凶极恶地抓人、抢钱、掠物。

在连绵起伏的凤凰山腹地,有一个叫落凤岭的小山村,几十户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过着贫穷、闭塞、与世无争的生活。不少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山,因为要想出山,必须花上半晌的功夫,沿着陡峭崎岖的羊肠小道翻过三个山头,这才能看到山外的世界。出山不易,同样,进山也不易。正因为这样,虽然山外炮火连天,落凤岭的百姓还是过着相对平稳的日子,登州沦陷这两三年间,日军还未曾入山侵扰这个宁静的小村子。
不过,这一次,日寇真的是穷凶极恶了,连像落风岭这样藏在深山中的小山村也不放过。这天中午,一队鬼子兵经过一上午的跋涉,翻山越岭,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落凤岭的村头。随即,展开了对这个小村子的蹂躏。
鬼子进村的时候,村民张二贵正在凤凰山的南麓追逐一只受了伤的野狼。这只野狼昨晚不小心踏中了他布下的铁夹,难以脱身。今天上午,野狼发现二贵的身影后,情急之下,竟然发狠下嘴自己咬断了被夹中的小腿,留下一只狼爪,逃命而去。二贵沿着地上的血迹很快找到了它的藏身之处。不过,他没有用火铳打,那样的话狼皮就不值钱了,他决定生擒这只狼。于是,一个逃,一个追,一人一狼就在山林中赛开了脚力。两人足足较量了一个多时辰,就在二贵将要得手之时,耳中忽听到从村子方向传来一声枪响,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同行在打猎,但却不像是火铳的响声,正在疑惑,“啪、啪”,又传来几声枪响。二贵心中一激灵,知道坏了,村里一定是出事了。他顾不得那头狼,掉头就往回返。
等二贵翻过两座山头,回到落凤岭时,鬼子已经施展完 ,带着抢来的所有能带走的财物,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同时,鬼子还带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正是二贵的媳妇小兰。
二贵奔进村时,落凤岭已经被哭声所淹没。村口大树下,倒着三具村民的尸体。二贵一路狂奔回家,发现家中凳倒桌歪,空无一人。他身上冷汗立刻吓出来了,慌忙奔出屋,一路大叫:“小兰、小兰……”
在村口,他碰到了大哥大贵,大贵告诉他,小兰被鬼子抓走了。
二贵一听,眼睛就红了。他进城卖过山货,听人说过日本人的残忍狠毒,知道女人落到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手里的后果。万没想到,今天不幸竟会落到自家小兰的身上。他问清鬼子走的方向,咬着牙,从肩上取下火铳,就要去追。
大贵见他势如疯虎,拼命抱住他:“二贵,你不要命了?”
二贵挣扎着,“让开,我要去救小兰。”
大贵吼道:“就凭你手里这根烧火棍,能把小兰救回来吗?你这样去,是白白送死呀!二贵,鬼子太凶了,咱不能拿鸡蛋去碰石头呀。”
二贵何尝不知道这点,他圆瞪双眼,说:“是石头也得碰,要不怎么办,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小兰被抓走?她可是我媳妇呀。你快放手,不然我就动手了。”
大贵就是不撒手,说:“你打吧。你是我弟弟,反正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咱们等几天看看,或许鬼子就把小兰她们放回来了。”
乡亲们也围上来,七嘴八舌地劝二贵,说,你这样去,不但救不出小兰,还得把自己赔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是等等看,若鬼子把小兰她们放回来最好,若不放,再慢慢另想办法吧。还有的说,二贵,生死由命,小兰命里有此一劫,那就谁也没有办法,你别犯糊涂。
这时,有人插话说:“就是,为一个买来的女人送命不值当,大不了,再让你哥给你买个媳妇就是了。”
二贵血红着眼,抬手就给说这话的人一拳。然后,他双手抱住脑袋,像狼一样哀嚎了一声,绝望地蹲在了地上。

小兰是二贵买来的媳妇。
落凤岭穷,名字叫做落凤岭,却从来引不来凤凰。村里的姑娘一心往外嫁,山外的姑娘却没有人愿意嫁进来受穷。多亏了世间还有人贩子这一行当,人贩子知道山里的情况,每一年,都会带着一个或两个操外地口音女人,翻山越岭来到落凤岭,标价出售。落凤岭的男人呢,从懂事起就拼死拼活做,就是为了攒钱将来买一个媳妇,成家立业,传宗接代。
小兰是前年被一个操东北口音的人贩子带到山里的。小兰长得俊,虽然进村后一直在哭,但眼泪遮不住秀气,再加上细皮嫩肉,腰是腰臀是臀的,村里的光棍们便都看直了眼。可再一听那价格,不光眼直,下巴也吓掉了:八个大洋!乖乖,山里人一辈子也挣不到八个大洋呀。光棍们跟人贩子讨价还价:你去年带来的那个姑娘才卖两个大洋,便宜点行不行?
人贩子不为所动,扒拉牲口一样扒拉着那姑娘,说,一分钱一分货,这样水灵的姑娘,随便送到哪个窑子不卖十几个大洋?实话跟你们说,我是看你们山里人可怜,不忍心你们打光棍,才先送到这里来的。一口价,八个大洋,爱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送她到登州府的窑子里去。
那姑娘像老鹰爪下的小鸡,哆嗦着身子,一直在哀哀地哭泣。
光棍们见人贩子不肯落价,知难而退,纷纷说,那就把她送到窑子里去吧,看她这娇滴滴的模样,娶到家里也干不了重活儿,生娃也肯定不是一把好手。
人贩子冷笑说,行,那就别怪我了,哼,你们这些穷鬼,也享不了这样的艳福。说着,一拉那姑娘,说:“走吧。”
这时候,人群里的张大贵突然说:“这人我弟弟要了。”
二贵赶紧拉住大哥,低声说:“哥,你疯了?咱家哪有八个大洋呀?”大贵说:“咱们不是攒了六个大洋吗?再去借两个就够了,咱俩使劲干,有两年就还上了。”二贵说:“不行,那钱是留着咱俩买媳妇的,给我买了,你咋办?要买也先尽着你。”大贵说:“她跟你合适,我都快四十了,打光棍就打光棍吧,别让人家姑娘跟着我受委屈。”二贵还想再说,大贵说:“别争了,先买下来再说。”
当天晚上,大贵把弟弟和小兰锁在了一间房里。就这样,小兰成了二贵的媳妇。
两个月后,二贵才知道她叫小兰。
跟所有卖到村里的姑娘一样,小兰大哭了几天,反抗了几个月,跑了两次,就老实了。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周围重重大山,想跑又跑不掉(逃跑的那两次,都是没等爬过第二个山头,就被追了回来)一个弱女子,还能怎么样呢。好在二贵知冷知热,除了不许她乱跑,待她极好,不像村里别的男人,对买来的媳妇说打就打、说骂就骂。
日子一天天流水一样过下去。渐渐的,小兰对二贵也不再像开始那样冷漠了,不过,她仍是很少开口跟他说话。刚开始时,她不说话,二贵还以为被人贩子骗了,买了个哑巴。后来一次听到她说梦话,才知不是,不过那梦话二贵一句也没听懂,可能说的是外地的方言。二贵问过小兰是哪里人,小兰却从不说。二贵明白,她还在防着自己。不过,他对日子很有信心,世世辈辈都是这样过下来的,他坚信,等有了孩子,一切都就好了,小兰会对自己死心塌地的。
但是,直到过了快两年,小兰才怀上了孩子。曾经有一度,二贵还以为小兰不会生育。他当然不知道,是小兰暗地里认真做了防范。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小兰宁死也不让他近身。但总有疏漏,上个月,小兰意外发现自己怀了孕。痛苦了几天后,她终于想开了,既然逃不出去,这一辈子恐怕要在这里终老了,有个孩子,总算可以有些寄托吧。于是,她就认命了。甚至,还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二贵。二贵欣喜若狂,从此后,对小兰更好了。
万没想到,刚得知这个好消息没几天,小兰竟会被鬼子掳走了。
二贵可以想明白的是,小兰长得好看,鬼子们都是禽兽,见到了肯定要欺负她。可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在这里欺负一下就得了,为什么还要带走她呢?难道还要带回去长期欺负?她这一去,是生是死就难以预料了。
二贵咬碎了钢牙:小鬼子,小兰要是有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兰这一去就再无消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出事后的第二天,二贵就出了山,到处打听小兰的下落。可惜,连登州府都去找了,竟然毫无消息。
这天,二贵来到一个名叫岐霞的小镇,这里有鬼子一个据点,驻扎着鬼子的一个小队。二贵认识街口铁匠铺的老刘,就跑去打听,问前些天鬼子是不是抓回来一个女人。老刘恨恨地说,“狗日的,这些王八蛋隔几天就要出去抓一个女人来糟蹋。怎么,谁被鬼子抓来了?”
二贵就把事情说了一遍,老刘听完,问:“这事儿有几天了?”二贵说八天,老刘沉默了半晌,叹了口长气,说:“二贵,现在大家都在忍气吞声过日子,日本人势大,咱老百姓惹不起,摊上这种事,只能认命。”
二贵紧张地问:“他们都会把抓来的女人怎么样?”
老刘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你还用问吗?他说:“一般过个三两天,鬼子糟蹋够了,就放出来了。有些女人有骨气,宁死不让鬼子沾身,前几天,赵家营有个姑娘被鬼子抓来,听说她宁死不从,还咬掉了一个鬼子的鼻子,结果被鬼子用刀活活劈了,尸体扔到清水河里,不知漂到哪里去了,家人找都没找到。唉,真是烈女啊!”
二贵听得心惊肉跳,心里既怕小兰被鬼子糟蹋,又怕她不听鬼子的话,把命丢了。他绝望地想,小兰被抓去这些天了,现在还没放出来,看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世道,到处都有冤死的魂。“老刘将烧红的铁块从火中夹出来,抡起锤子敲打着,边打边说:“还有些想不开的女人,从鬼子那里出来后,觉得无脸见人,走到清水河那儿,直接就跳了河。唉——,其实,无脸见人的是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啊,眼看着自己的姐妹、亲人让鬼子欺负,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毫无办法。二贵,不瞒你说,我跟鬼子也有血仇呀,我爹就是被鬼子当胸踢了一脚,给活活踢死的。”
“当、当、当”,老刘说一句敲一锤,敲一锤说一句,锤子一起一落,好像敲打在二贵的心上。
二贵羞愧地低下头,半晌,才抬起来,握紧拳头,说:“老刘,这样活着太窝囊了,我真想去跟鬼子去拼了。”
老刘看了看二贵,认真地说:“你一个人去拼还不行,更多的人去拼才行。”他压低声音,问:“二贵,你想不想跟鬼子干?”
二贵说:“当然想,不想是鳖犊子!”
老刘的眼睛闪闪发光,说:“好,有种。二贵,这日子我也过够了,咱俩干脆一起跟小鬼子干吧,杀他狗日的。”
二贵心想小兰多半已经回不来了,生活已无指望,听老刘这么一说,周身热血沸腾:“好,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一个。”
就这样,家仇国恨,让二贵和老刘结成了复仇同盟。几天后,两人瞅准机会,杀了两个逛街的日本兵,夺了两支长枪,然后,两人一起逃到了山高林密的凤凰山,躲了起来。等到风声过去,两人重新出山,瞅准时机,再一次出手袭击了鬼子。
此后一年间,先后有十几个血性汉子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以凤凰山为依托,凭借熟悉的地形,时不时地跑出来打鬼子、除汉奸,影响越来越大。
两年后,这支凤凰山抗日武装已经壮大到二百多人,登州的中共地下党组织成功地对二贵和老刘进行了引导,使这支队伍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游击队,成为登州地区的一支主要的抗日力量。
二贵一直没有得到小兰的消息。


一九四四年起,侵华日军在军事上节节败退。这年秋天,凤凰山抗日游击队配合大部队,成功地收复了古城登州。随后,二贵率领的游击队并进了大部队,随大部队奔赴新的抗日战场。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八年的苦难,终于结束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在东北某城市的火车站,人声鼎沸,战后被困在东北的日本难民正在被遣返回家。今天走的这批难民,大部分是日本关东军高级官员的家属,战争结束后,他们被抛弃在中国。。
八路军某部团长张二贵率领部队在现场维持秩序。
忽然,一个妇女在他身边匆匆走过,妇女穿着和服,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张二贵脱口而出:“小兰。”
那个女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八路军军官。立刻,她娇小的身子抖动起来。
张二贵脑子都要欢喜炸了,激动无比:“小兰,真的是你呀?”
小兰镇静下来,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我的名字叫加藤兰。”
张二贵一怔,突然间浑身冰冷,“你……你是日本人?”
小兰点点头,流下了眼泪:“是。”小兰的中国话并不是很熟练,张二贵找来一位懂日本话的部下,这才了解到:原来,当年,加藤兰的父母都是日本满洲开拓团的成员,她随父母来到东北,后来,却不幸被人贩子劫持,经几次转手,被卖到了遥远的落凤岭,成了二贵的媳妇。加藤兰被劫持后,战争已经开始,她知道中国人极为痛恨入侵的日本人,所以,一直不敢暴露自己是日本人的身份,很少开口说话。成了二贵的媳妇后,她被禁锢在那个偏僻的小村里,渐渐就断了回家的希望,没想到,鬼子去扫荡给了她机会,那天,她对进村的日本兵说了几句日本话后,就被日本兵带走。本来,那些日本兵那天要等二贵回来,然后血洗落凤岭,他们极为愤怒:这些贱民,竟敢侮辱大日本帝国的女人,这还了得?加藤兰念及二贵对自己的一番情意,再三恳求,才说服他们饶了二贵。后来,日本兵把她送到了登州。也巧了,武藤兰的一个同学恰好在登州日军司令部中任职,得知她的遭遇后,马上就将她送回到东北她父母那儿。因为怕传出去影响不好,这件事情在日军中只有几个人知道,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当时二贵四处打听,就是打听不到小兰的下落。
张二贵做梦也想不到,小兰竟然是日本人。他呆了半晌,看看小兰怀里的孩子,“这是……”
加藤兰说:“这两个是我的孩子,大的三岁,小的刚刚两个月。”没等张二贵问,又说,“孩子的爸爸是关东军的一个军官,他……他已经回国了。”说着,眼圈一红,忽然就流下了眼泪。她是突然想到丈夫的薄情寡义,关键时候竟然抛下她们母子三人独自逃回国去。
火车快要开了。张二贵鼓足勇气,问加藤兰:“小……小兰,能不能不走?”
加藤兰明白了他的意思,低下头想了想,而后,摇了摇头,怯怯地说:“我的父母、亲人都回去了。”
张二贵很想硬要对方留下来,可是,虽然对方没有明说,张二贵也听出来了,她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感情,难道,还要像以前在落凤岭那样禁锢她一辈子?他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颓然说:“那好,你走吧。”
加藤兰没想到他这么轻易放自己走,她感激地鞠了个躬,泪流满面:“谢谢……我……我不会忘了您的。”
张二贵将她送上火车,安顿好座位后,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他仔细看了一眼她手里牵着的那个男孩,问:“小兰,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已经怀了孕,那个孩子……”
加藤兰慌忙一把将孩子揽到身边,语气很肯定地说:“对不起,我回家后,将那个孩子打掉了。”
张二贵失望至极,他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转身下了火车。他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沉,心,像针扎一样的疼。
火车慢慢开动了。
经过张二贵身边时,加藤兰突然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对他说了一句日本话。
火车远去了。张二贵身边的翻译告诉他,对方说的是:孩子长大后,我会让他来看你的。
顿时,张二贵明白了,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铁道边,久久地看着火车远去的方向,一股暖流在胸腹之间涌动:“儿子,那孩子一定是我的儿子!”

共 621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对日本的仇恨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一种“心底情节”,因为那些我们遭受的 ,可是我们又有什么样的理由恨那些无辜的百姓呢?【编辑:轩辕古城】
1 楼 文友: 2008-11-19 18: 6:26 这是作者写的第二个登州的故事了。 一个爱写字的全职妈妈,用文字告诉你一个有一个精彩的故事。
2 楼 文友: 2009-0 -28 12:44: 9 很意外啊,竟然娶的是日本女人!欣赏了!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楼 文友: 2015-09-12 18:27:44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口臭
孩子中暑症状
孩子上火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