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广东一养殖场涉非法交易保护动物林业部门已

2019-07-09 16:49: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东一养殖场涉非法交易保护动物 林业部门:已立案

广州市从化太平镇兴富禽畜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以下简称“兴富市场”),被指是“广州最大野生动物交易市场”。近日,有鸟类保护志愿者举报称,在兴富市场附近的山坳里,有人建窝棚圈养大量鹭鸟等广东省重点保护动物,供兴富市场特定档口交易,最高日销近1000只。

28日,暗访查证了鸟类保护志愿者的举报。

29日,广州林业部门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表示,早在10月21日接到线报到场调查该养殖场,场内养殖的主要是省级重点保护动物苍鹭和草鹭,其中有90只鹭鸟来源不明,具体案情仍在调查。而据透露,按照最新的《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从2012年开始养殖省级重点保护动物不需要申请养殖许可证,而国家二级和省级重点保护动物一定条件下经过省林业部门审核通过也可以交易。

上述说法却引来鸟类保护者的不解,如果交易是允许的,如何界定非法与合法?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专家解读,关键是在于取证,明晰动物是野生还是人工繁殖,是否通过监管部门的审批。有些需要从源头查证,不排除有养殖场钻空子披着合法的外衣做非法的勾当。事件背后,反映出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的尴尬。

藏身山坳的养殖场垃圾场边数千鹭鸟现眼前

28日下午,位于S118省道的兴富市场还没完全开市,有些档口拉开半截卷闸,有些则干脆关着门。市场内混乱不堪,动物的哀号、皮毛的飞扬以及铁笼传出的阵阵恶臭,令人掩鼻而走。而等装货的货车停在一片泥地里,一名年轻人说:“现在还没到交易时间,还是等到晚上吧。”

距离兴富市场五六公里,秋枫村的深处是鸟类保护志愿者举报的鸟类“中转站”所在地。沿着S118省道从兴富市场出发向东,在秋枫村路牌处右转进入村道,再行驶3公里后在一五金厂拐入一条4米宽的泥路。沿着泥路大约再走3公里,穿过一个湖和几片农田,来到了山坳旁。这里有一家保温设备厂和一个小型的垃圾场。

在保温设备厂后面是一条小路,也是断头路,尽头就是几个大型窝棚,周边鸟鸣声不绝。由于窝棚设置大门,难以靠近,从远处看到窝棚是由绿色尼龙围成,里面分隔成多处圈养鸟只,数量庞大。鸟只与一般家禽不同,个头高、活力足,由于距离较远,无法通过图片分辨鸟的种类。

知情的鸟类保护志愿者向透露,该处圈养了夜鹭、草鹭、苍鹭、白鹭等鹭鸟,属于省级重点保护动物,数量或高达数千只,专门运送到兴富市场销售。把知情人偷拍的图片给动物保护专家张先生查看,经确认大鸟系草鹭、苍鹭。

知情人称,该山坳窝棚就是交易的中转站,鹭鸟从外地捕猎后运送到广东。中转站内有七八名工人,以小型死鱼(如小福寿鱼)喂养,每只鹭鸟每天消耗3两小鱼,每次中转站需购入上万斤。“等到清晨或者晚上七八点钟,分别送到兴富市场档口给买家。”

保温设备厂一名老工人告诉,这个养鸟场已经存在了好几年,白天鸟鸣声非常明显,有时看到货车进出。他表示,不清楚养鸟场是干什么,以为是“搞科研”。

“灰色”的鹭鸟交易苍鹭叫价480元一只宣称补身尤佳

28日,在兴富市场走访。见有买鹭鸟的意向,几个档口的老板均向表示,有夜鹭、苍鹭、草鹭等鹭鸟出售。有人工养殖的也有野生抓捕的,以苍鹭(民间又称“灰鹭”)为例,整只约3斤重,价格从340至480元不等。

前述知情人称,鹭鸟养殖与市场内名为“日”农副产品档口有关联,交货从前是在清晨,现在多为晚上7时,由一辆白色小货车运送。

日农副产品位于兴富市场的C排,档口规模一般,从前门到后门有通道直通。28日下午,该档口摆出水濑和土拔鼠引人注目。为证实知情人的说法,以买家身份前去探访。见到有买鹭鸟的意愿,档口工人热情介绍,禾花雀、白鹭、苍鹭和夜鹭都有货,其中禾花雀26元一只、夜鹭76元一只,而苍鹭则要480元一只。“苍鹭贵得有道理,它非常补身。”他甚至以工人吃了两只苍鹭流鼻血的事例向佐证鹭鸟的价值。

上述工人明确表示,因某些原因,不便带人看货。而为免疑惑,他又掏出展示图片。看到,图片的白鹭、苍鹭被人手抓住,旁边有大量鹭鸟走动,养殖场绿色尼龙背景显眼。他透露,档口在附近村庄有养殖场,达到一定规模,但没有透露养殖场所在地。“是自家养殖吗?”疑问道,他回答说:“不是,都是从外地抓来的野生鹭鸟,要送到那里养三四天,把瘦的养成肥才好销售。”话毕,他骑着摩托绝尘而去。

入夜后,兴富市场开始“骚动”。晚上8时,不少档口开始忙碌出货,有档口集中将鸟类装在笼中送上货车,由于天色漆黑,无法看清是否有鹭鸟混于其中。为进一步核实,28日晚,驱车尾随前述日档口的白色小货车进出货。

据知情人透露,该档口是养殖场最大的销售点,最多时日销鹭鸟超过1000只。可惜的是,在黑夜中无法完全追踪货车的取货和发货的踪迹,警惕的小货车最后索性停在档口不再出动。

鹭鸟来源不明

已经立案调查

-部门说法

29日,广州林业和园林局野生动物保护办相关人士向介绍,21日曾接到举报,从化有关部门到场调查,确定秋枫村有一个庞大的养殖场,场内主要圈养了省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苍鹭和草鹭,但具体数量没有透露。该养殖场有相关的证照和运输证明,但大约有90只鹭鸟来源不清,从化林业部门已经就此立案调查,是否违法未有定论。

省重点保护动物养殖不需申请许可证

相关人士进一步介绍,该养殖场在2011年办了省级重点保护动物养殖许可证照。在2012年后,为鼓励保护动物的繁殖,政策有所放宽,现在单位和个人养殖省重点保护动物不需要办理许可证。

查阅《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三次修订版,第十五条就指出,“鼓励具备种源、技术、场地、资金等条件的单位和个人开展野生动物的科学研究和驯养繁殖工作驯养繁殖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由省保护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委托的单位审批,发给驯养繁殖许可证。”内容中确实没有提及省级重点保护动物养殖的规范。

没有许可证环节如何对养殖场监管?他表示,监管体现在收购、运输以及地方日常巡查中。[1][2]下一页通过审批省级国家保护动物可交易

而在交易方面,该人士表示,不论是国家一级、二级还是省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定条件下只要通过相关部门审批同意,是可以进行合法交易的。

《条例》十七条中表明:“驯养繁殖的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由省保护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市、县保护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指定单位收购、经营,并予公布。”与上述说法大致吻合。

庞大鹭鸟养殖场究竟有何用途?

专家:苍鹭、草鹭几乎无成功人工繁殖案例

-追问

关于野生动物养殖和交易的说法,鸟类保护志愿者感到不解,并认为相关部门不作为。一名志愿者表示,这个庞大的养殖场深藏于农村深处,周边又是垃圾填埋场,又是保温器材制造厂,自然环境不佳。据他了解,鹭鸟养殖非常困难,对自然环境要求较高。该养殖场的鹭鸟是否真的养殖是疑问,养这么多鹭鸟是什么目的又是另一个疑问。

暗访时,由于养殖场闭门,未能进入询问。广州市野生动物保护办相关人士向表示,当时从化的执法人员主要是查看养殖场的证照和运输来源等养殖信息,未有发现交易相关证据和未有交易方面的反馈。至于该养殖场大量养殖鹭鸟的用途,该办没有透露。

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鸟类研究员张老师分析,按其经验来看,雉鸡类养殖可以实现,鹭鸟类人工养殖非常困难,尤其是苍鹭和草鹭比白鹭的数量更少,至今未听说过有较为成功的室内人工繁殖案例。他说,鹭鸟人工繁殖需要在半自然半人工的环境进行,例如岛屿、树林等,完全靠室内圈养繁殖无异是“天方夜谭”。

省级重点保护动物交易如何界定非法与合法?

专家:不排除合法外衣下的非法勾当,动物保护执法存在尴尬

既然省级重点保护动物有合法养殖、交易的一面,那《条例》中第十条又注明:“禁止猎捕、杀害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禁止非法收购、出售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究竟如何界定省级野生动物交易合法与非法?

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一名不愿具名的动物专家表示,省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如草鹭、苍鹭)确实可以养殖,甚至通过有关审批后可以进行合法交易。要判断是非法还是合法,除了部门审批外,还须分辨出是野生还是人工养殖。人工养殖多是有孵化的源头证明和证据。“比如人工养殖的鹭鸟,通过相关部门审批同意可以经营利用的。”

他又举例说,相关条例表明,养殖技术成熟野生动物的子二代可以合理利用,虎纹蛙是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但经过成熟的人工养殖,成为了日常的买卖的“田鸡”。所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该专家认为,事实上,野生动物交易非法与合法仅一线之差,执法方面存在一些灰色、尴尬地带,要厘清合法与非法,需要扎实取证。“不排除有些养殖场就是打着正规幌子在干非法的勾当,钻法律空子,将人工养殖和野外非法买卖混在一起,无法判断。”他表示,这既考验能力也考验耐心,取证不力往往让野生动物保护执法陷于僵局。策划:谭亦芳撰文:见习朱伟良

原标题:广东一养殖场涉非法交易保护动物林业部门:已立案

稿源:中国

作者:

前一页[1][2]

小程序网站
如何建设微网上商城
环球教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