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一代妖秀 第85章 百战榜第一

2020-01-16 22:50: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代妖秀 第85章 百战榜第一

第八十五章

有了凤族添置的彩头和古迹秘境的消息之后,接下来的比斗变得更加激烈。

果不其然,百战榜第一场比斗,对战双方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什么手段都用上了。

云笑看着擂台上几乎打红了眼的武者,捧着脸感叹道:“知道的这是在比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有血海深仇呢……”

云瑾冷淡的说道:“利令智昏!”

云家众弟子和长老们都默契的不说话,他们都瞄了这对兄妹一眼,心说又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保持理智的呢!

没一会儿,第一场比斗的胜负分出来了,在仲裁盟的评判之下,给武者的实力初步划分了名次。

第一擂台的比斗双方,胜者位列百战榜第七,负者位列第十。

第二擂台的比斗双方,胜者位列百战榜第二十一,负者位列第三十。

第三擂台……胜者位列百战榜第六十九,负者位列第八十一。

关于百战榜的排名,是由仲裁盟十位紫境巅峰高手综合评定的,每一位高手起码参与过三次百战榜的实力评定。

而且,百战榜上,出了前三名的实力差距明显一些,其他名次相近的武者,其实变量极大。或许有武者藏拙,或许有武者手段莫测,这都是能够影响排名的因素。

得到名次的武者对自己的名次并未有多少微词,因为这其中也有不成文的规定,若是对自己的名次不满,可以时候向自己属意的名次的武者挑战。

当然,机会只有一次。双方面的,挑战者和被挑战者都只需要接受一次即可。

云笑的第一场比斗在第二擂台,她的对手还是个熟人。

肖苧上台之后表情很是凝重,她几乎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这场比斗输定了。

“云大小姐,还请手下留情。”肖苧无奈道,看着云笑几近毫发无伤的状态,对比一下自己。肖苧只能叹气。

云笑面带笑意。“好说好说。”

以云笑的眼里早已经发现肖苧的气息有些不稳,想来是因为先前的比斗消耗有些大,这时候还没恢复过来。

云笑体内灵气充沛。状态极佳,本身就有极大的优势。

肖苧显然知道这个道理,她索性也懒得上来硬拼,象征性的和云笑比比剑法。连武气都没有用上。

对此,云笑自然也就只和肖苧纯过招。心里还想着这个肖苧还算是个聪明人,颇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敌,不如累积实力以备之后的挑战者。

数招之后。肖苧仍然不占上风,便干脆利落的认了输。

两人的名次很快就给了出来。

云笑为胜者,暂列百战榜第十一名。

肖苧战败。位列二十一名。

云笑的名次无可争议,而且极大的威胁到了第一擂台的十位紫境中阶武者。况且她还有一次挑战权,所有人都在猜她是不是瞄准这百战榜第一。

此时百战榜第一尚未出现,但是第一擂台的武者们莫名不想当那个第一名。

若挑战者成功,被挑战者的名次就要与挑战者互换……可想而知目前位列前十的武者心里到底有多复杂了。

接着云瑾还有云家其他拿到百战令的弟子们也先后上去比斗。

云瑾战胜直接排在云笑的后一位,排名十二。

邓家的邓婷正巧排在第十三。

云家其他弟子的排名大都在五十开外,不过就人数上来说,足以傲视其他家族和门派了。…

百战榜排名暂定之后,就轮到那七十多名没有拿到百战令却有挑战权的武者了。

本来这七十多人只能挑战五十名开外的武者,但考虑到其中还有紫境高手,便将名次扩大到二十名开外。

接下来少不得就是一阵混战。

云笑也不打算浪费时间,直接跃上第一擂台,挑战百战榜目前的第一名。

百战榜目前的第一名是个游散武者,没门没派,但却是实打实的紫境中阶高手。

云笑打量着这个游散武者,三十多岁的大叔面貌,一身粗布麻衣,穿着十分随意,面貌粗犷刚毅,下巴上还留着扎拉的胡渣,满脸沧桑的模样有几分放荡不羁的感觉。

云笑撑着下巴看着眼前这个面貌狂放的大叔,眼中闪过一抹深思,莫名觉得这个大叔长得很顺眼啊……

“哟呵,居然是个这么可爱的小丫头,一会儿多陪大叔我过两招呗!”帅大叔眯着眼爽朗的笑着,模样看着挺和蔼,如果忽略他身后那比人还要高大的黑色重剑的话……

云笑瞥了眼自己手里的云雪轻剑,对比了一下帅大叔身后的巨大重剑,觉得脖子有些酸,这剑到底有多大多重呢,都得仰着头来看了。

“大叔之前隐藏的真好,都没人注意到你!也没看见你用那么大把剑的。”云笑笑眯眯说道。

帅大叔咧嘴一笑,还对云笑挤挤眼:“这就是大叔我的聪明之处啦!能打个人措手不及!”

说着,帅大叔的表情还挺得意。

云笑嘴角抽了抽,第一擂台底下就有个表情苦大仇深等着帅大叔的武者,也就是刚才被帅大叔一重剑给扫下台的那位,此时排名第九。

“大叔挺厉害,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我,说不定你就是第一了呢!”云笑继续说道。

帅大叔哈哈笑起来:“小丫头,话别说的太早哟,我看过你的实力,那的确很不错,我知道你和那些武者不一样,大叔我其实也是哦!”

说着,帅大叔单手握住身后重剑的剑柄,只听一阵呼啸风声,重剑于他而言如臂指使般轻松的抗在肩上,乌黑古朴的剑身上仿佛凝聚着无形的煞气,使得这位帅大叔瞬间威势如鬼一般令人忌惮。

在擂台不远处观战的云瑾心神一震。他手里的玄铁长剑竟然都发出呜呜的低吟,显得极其不安。

“少家主,那个人不好对付啊,那兵器绝非凡品!”云子崇这会儿没有比斗,就跑过来看他们家大小姐一展神威。

结果架还没开始打,先就给惊着了。

云瑾微微担心,他的玄铁剑被那把重剑影响到了。两把剑的材质都是一样的。不过那个帅大叔手里的重剑煞气更甚。

“没看错的话那是兵器谱上的神兵利器重阙吧……”云子崇碎碎叨叨的说道,“没错啊,就是重阙。剑身长两米,宽一尺,厚度四寸,重四百公斤……非天神神力者无法驾驭!”

“啧啧……光那重量就有十个大小姐重吧……”一旁云阿岚惊愕的张大嘴道。

云瑾冷冷一眼瞥过来:“闭嘴!”

两人连忙噤声。小心翼翼的偷瞄云瑾的表情,纷纷咂舌——少家主挺凶的!

不过也想得通。都说少家主和大小姐感情好,自然是多有关心,此时大小姐遭遇强敌,恐怕要陷入苦战。

此战关键就在两人身量差别太大了。云笑便是身法再轻灵,也不占什么优势。…

比斗是要将对方打败,光会躲是没有用滴!

“肖某若是没猜错的话。此人该是煞客游侠谭吼,以重剑成名的游侠第一高手!”

这会儿肖瑞和肖苧也过来了。他们都在第二擂台有了名次,肖瑞更是位列十五,名次靠前,已经算是完成了家族给的任务,到时候去凤族古迹秘境的武者里定有他一份。

肖瑞本就看好云家兄妹,这时候自然要过来刷刷存在感,并拉近一下关系,日后共探秘境也有点指望。

肖瑞的话果然引起了云瑾的注意,这位妹控兄长紧绷着脸看过来:“谭吼?”

“没错,说到这个谭吼,也是个传奇人物,他本身没什么背景,一直只是个游侠,天赋不错而且天生神力,且行事直率但凭自己的喜好,也因为他直爽,所以他朋友多,仇人也多。”肖瑞顿了顿,“他成名是在十年前,据说是在重阙出土的时候,就他一个人能拿得起这把重剑,便一朝成名,此后自然也有无数人打着那把重阙剑的注意,但无一例外都被他宰了,这人是个狠角色!”

台上,云笑听着谭吼含糊的话,心下了然。

她目光落在那柄古朴凶煞的重阙剑上,说道:“因为那把剑吧?”

谭吼也不隐瞒:“没错,这是古剑。”

云笑看的出来,盖因为她和谭吼竟然都是剑修,而且谭吼还悟出了剑意。

在这里遇到个悟了剑意的剑修,云笑显然是没想到的,再观此人剑意狂放,便能了解道此人表里如一,个性不羁,是个挺纯粹的剑修。

说白了,其实剑修大都是直肠子,因为强大,所以也狂倒没边了。

云笑本身性格也挺直率,具体有多直率,可以参考她的毒舌的程度……

另外说明一下,直率不代表傻,剑修会直率,因为他们都喜欢来真家伙的。

看不顺眼?打过去就是了!

敢使诡计?打过去就是了!

出言挑衅?更好办了,打过去就是了!

剑修的宗旨就是,我们不结仇,有仇当场就报!当场报不了?苦练十年再打过!

而剑修之间,通常是见面先打了再说。

此时谭吼已然气势外放,重阙剑的煞气迸发而出,四周近处观战的武者都差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云瑾更是下意识攥紧了拳头,死死瞪着谭吼,心说笑笑如果掉了个根汗毛,回头一定揍死这丫的!

云笑眯着漂亮的凤目,眼角都挑起来了,她不吝赞叹一声:“挺浑厚的剑意。”

谭吼咧嘴一笑:“小丫头也不错嘛,竟然守得住谭某的剑意。”

云笑嗤笑一声,上挑的眼角流露出邪肆的笑意:“我说你剑意不错是对比的是那些个武者,要说跟教我剑法的人比起来,你连提鞋都不配呢……”

谁也比不上自家师父!

自打学剑之后,云笑可没少面对靖华的剑意,那会她被靖华揍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啊……

不过后来也多少能在靖华的剑下好好逃命了。简直泪流成河!

谭吼强横就在那把重阙剑的威力,天生神力也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云笑就算不惧重阙的剑意,也不至于傻到去硬拼。

轻剑打重剑本就不占优势,但剑意再厉害,剑修也都有一个极其容易忽视的弱点。

便是剑修本身。

谭吼并没有因为云笑的话生气,反倒来了兴致。“能教出你这么出色的徒弟的人一定很强。不如咱们做个交易,谭某若是赢了你,你让我见见教你剑法的那个人如何?”…

云笑眯眼。皮笑肉不笑:“做梦吧你!”

言罢,噌地一声,云雪剑出鞘。

一股冰寒之气瞬间席卷开来,这一次竟然比前几次云雪出鞘的时候寒意更甚。

几乎刹那间。连空气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

天色都在这一时刻昏暗下来,六角晶莹的雪花簌簌而下。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从心底透上来冷意。

谭吼呼出一口浊气,虎目一瞪,手握着重阙朝台上狠狠一砸,便听见一阵龟裂之声。他脚上竟是在刚才被冻上了一层寒冰。

云笑缓缓抬起手中的云雪剑指向重阙,“虽说是古剑,但似乎并差了我手中的云雪剑一截呢!”

谭吼瞳孔一缩。目光凌厉的盯着云雪剑雪白的剑身。

在云笑手里的云雪剑寂静无比,飘落的雪花从剑身上落下是都要被剑锋削开。可见其刃之利。

不同于别的剑器在重阙出现之后的不安剑鸣,云雪剑实在是太过沉寂,就仿佛这冰冷的雪花一样,不为任何事物所动。

云笑勾起唇角,眸中笑意氤氲,不愧是是师尊给的剑,这剑都有那么点像师尊。

永远不动声色的高冷,仿佛一切都不为所动。

谭吼此时心中惊诧不已,这小丫头手中的剑也不简单啊,重阙跟在他身边十年,可从来没有其他的兵器能在这个时候还如此沉静。

既然如此,那就不得不要好好较量一番了!

“小丫头,先接下我的招再夸自己的剑也不迟!”谭吼大喝一声,虎目如炬,手握着重阙以万钧之力朝云笑劈过去,那厚重的剑身带着呼呼风声,连空气都好似被劈了开去。

这要是一剑被砸中,估计能给拍成肉泥!

云笑当然不可能力敌,在大雪之中轻盈的一挥剑,落雪便仿佛有了指挥一般,凝成一团雪流绕着重阙剑身回旋而上。

云笑也趁此机会以剑锋挡住重阙,一阵噌噌剑鸣乍响,剑刃摩擦出细碎的火花,在此过程中,巧妙的卸去了重剑九成的力道。

谭吼浓眉一皱,心道这小丫头好狡猾,居然借力卸力,将原本属于重剑的优势消弱得半点不剩。

而且小丫头恰似身轻如雪,云雪剑也沉寂如雪,二者相加便于漫天纷扬的雪花无异。

他挥着重阙在雪中劈砍,简直就是徒劳无功!

谭吼用力抡剑形成剑势,泼天的雪花都被挥出了一个漩涡,但却仍旧打不中云笑。

就像是浮在重阙剑上的一缕鹅毛,无论用多大的力气也难以伤及分毫。

谭吼感觉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却打在了棉花上,到最后不得不放弃了。

云笑这才踩着雪花缓缓落下,手中云雪剑化作一抹流光直指谭吼的脖颈,眼中笑意盎然:“如何?”

“我认输……”谭吼瞪着眼,心里别提有多么憋屈了。

这小丫头不硬拼,用这种方法还真是叫人没辙,偏偏身法练到了极致,只要在雪中,就像是融入了大雪,成为了千万雪花之中的一个,不见踪迹无从寻起,却仍旧暗藏杀机。

不知道何时回从雪中杀出来一剑,谭吼只得不停的挥散雪花。

但这样终究无济于事,一旦力气用尽,胜负便已然分晓。

“小丫头跟鬼影子似的,敢不敢正大光明接谭某一剑啊!”谭吼郁闷道。

云笑斜眼过去,鄙视道:“呵呵,你说这话不亏心吗?你手上的剑都快有十个我这么重了,我又不是脑残,我为嘛要接啊,有本事你破了我的云雪阵看看啊!”…

谭吼无言以对。

好吧技不如人他认了!

一场轻重剑的对决看得四周的观众心惊胆战。

从旁观的角度可以看得很清楚,谭吼的重剑有好几次擦着云笑的头发丝抡过去,若不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恐怕脑袋就要给拍碎了!

云瑾简直看得一头冷汗,心跳许久不曾平息,直到云笑胜出,他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云子崇和云阿岚等人都捂着胸口,叹气似的颤声道:“哎哟我的个娘哟……简直吓死人了!”

“小命都快吓跑一半了……”

“不过……这榜上第一就是咱们大小姐啦?!”

“绝对跑不了了,大小姐第一!”

……

肖瑞这会儿也才回过神,连忙给云瑾道贺:“恭喜恭喜,云家摘得桂冠可喜可贺。”

云瑾嘴角扬起一丝不明显的弧度,表情仍旧很稳重道:“多谢。”

云子崇等人互相对视几眼,表情都挺惊讶,一向面瘫的少家主居然笑了耶……

云笑得胜之后,第一名立马就换了个人,谭吼退居第十一,两人都从台上下来,后面的比斗和他们就没什么关系了。

云笑笑嘻嘻的奔到云瑾面前,声音欢快道:“哥,我拿了第一!”

“笑笑最棒!”云瑾宠溺的摸了摸云笑的脑袋,兄妹两个和乐融融。

云笑捧着脸笑道:“哥哥也加油!”

云瑾点点头:“第一给笑笑了,哥哥把第二也拿下来!”

很快,百战榜第二名也换了人。

云瑾上台就没手下留情,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至此,天耀武会百战榜排名结束,云家夺下第一二名,上榜九名,一时声名大噪!(未完待续)

ps:补昨天

今天继续努力~!

北京德胜门医院电话预约
郑州国医堂医院地址在哪
蚌埠白癜风怎么治疗
广东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河北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