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外资狙击中国半导体保卫战打响

2019-07-17 20:5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多少年后,当我们仰望星空,回眸历史,会发现这句话是对2010年中国半导体产业最好的注解:今年中国半导体产业增长达30%多,但设计公司却纷纷找不到产能,被国外的代工厂家 加价不加量 ,发展状态堪忧;中国制造业增长接近50%,但仅有的3家8寸模拟厂之一的成芯被外资买走,唯一的12寸代工厂也要被外资收购;政府不差钱了,但扶持高科技的资金却好像减少了;

  武汉新芯作为大陆唯一的存储芯片加工厂,为什么地位如此重要,引发中芯国际和美光的 中 美 大战呢?

  地方之痛:扶持民族产业也需要市场运作

  毫无疑问,地方政府是重视高科技产业,也愿意扶持民族企业的。投下上百亿人民币,付出众多心血与精力便是明证。并且政府也愿意将企业卖与国内公司,卖与开放的公司,扶持当地的企业。然而政府肯定也要斟酌投入和回报。新芯成立以来一直亏损,好似一个无底洞的现状让政府犯了两难: 加码摊薄 还是 斩仓割肉 ,这真是个问题。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代工厂作为高昂的资金密集型产业,投入巨大,折旧极高,所以一个8寸线前五六年都很难盈利,而12寸线投入就更大,所需回报周期就更长了。产业特性使然,新芯也要按照老规律。

  从企业角度来看,新芯建成后,月产能只有不到4000片但一个12寸厂如果要盈利,大概需要月产能在2万片以上。但新芯如果扩产到2万片,这又需要很大一笔钱。

  目前新芯的处境就在于如何生存,只有生存下来,才能考虑下一步发展的问题。而武汉政府肯定希望新芯健康运转,靠企业本身,靠市场运作来正常发展,这就需要给新芯一个全面的,详细的,符合新芯 厂情 的发展计划:注资多少,发展甚么技术,产能多少,合作伙伴,什么时候盈利等等。谁能给出这个计划,或许是 中 美 大战的关键之匙。

  行百米而半九十,目前这场新芯争夺战,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谁是最后的取胜者,尤未可知。

  对美光来说,要想领先到最后,则必将吸取上次和中国另外一家地方政府谈判失败的经验,改变强硬的谈判策略,拿出充分照顾新芯发展和支持当地集成电路发展的方案:摒除存储产业波动巨大的规律,持之以恒在新芯投入,并且在低潮时也要确保新芯的产能;开放部分产能给当地的或者中国的设计公司,帮助当地政府发展好产业,进而帮助这些芯片企业为武汉的光谷经济提供引擎,而不是把新芯划为美光一条封闭的生产线,把里面的客户都赶走。政府希望的是筑巢引凤,而不是鸠占鹊巢。

  对中芯国际而言,要想打赢这场 武汉保卫战 ,则必须和政府充分沟通,让政府意想到中芯本身的改变。转移更加成熟的工艺和盈利的产能给新芯,更加重视新芯,拿出具有可操作性的,可实现性的建设性发展方案,帮助新芯早日走上健康的发展轨迹。尤其是在没有更多现金直接收购的情况下,中芯国际必须尽快拿出充分斟酌地方政府投入,新芯未来发展,扶持当地半导体企业的最优方案。或许分期付款,股权合作,债务转股,对当地上下游企业给与更多优惠等是目前双方两难情况下比较适合的方案

  发展之思:科学发展和市场规律才能推动高科技产业

  其实新芯的现状是国内地方政府发展高科技产业的一个缩影,政府很积极发展新兴产业,也愿意投入巨资,但政府对产业本身的认识,对行业发展规律的掌控没有企业熟,并且不能参与企业运营,所以如果没有好的防控方案和双方的约束政策,在投资和回报上如果没有明确的或者科学的措施,就很容易出现问题。这个不但武汉有,别的地方也有;不仅半导体有,太阳能,LED等都有。

  就企业来讲,在本部之外投资发展,必须从市场的角度,从产业发展的角度动身,而不是盲目热忱,必须根据行业的发展规律,企业本身的运营情况,结合当地的优势,科学发展。尽大可能降低对政府的依赖,依靠企业本身市场运作来做大做强。

  曾几何时,国内地方政府纷纷发展半导体代工厂,从南到北,由东至西,可到头来,几家欢乐几家愁?政府和企业从初见时的相见恨晚到后来成为陌路仇人,难道真是 人生若只如初见 。前天是半导体,昨天是太阳能,今天是LED。相同的故事,不停地上演。政府的投资和企业的扩大到底怎样才能和谐共存,良性发展。这是个问题。而详细规划,遵照科学发展观,依照行业和产业的规律办事,相互约束,相互合作,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相互有长时间合作战略眼光,摈除急功近利,依照市场运作,则是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

  工业之心:无芯不新芯为核心

  在现代工业中,具有全面的渗透性和高度的增值性,全部产业的发展与人们的生活和利益紧密相联。而发展集成电路制造业则对调结构,转方式,促发展和自主创新和产业升级具有重要的意义:在信息时代,传统工业向现代工业转变,传统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过渡,而这里面的核心就是硅技术:集成电路与芯片;而我国传统以本钱为优势的制造业面临挑战,亟需向高端制造业发展;而半导体制造业作为集高科技和制造为一体的现代工业,在产业升级和新工业的发展中势必是重中之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厂,然而无论电视机,还是汽车,目前大多还是 组装经济 ,要想调结构,升产业,从组装在中国,制造在中国到设计在中国,则半导体代工业就成了重中之重。

  平台之重:韩地虽轻得韩者重

  经济危机中,很多半导体厂家关掉了自己的生产线,这也致使了今年全球代工产业的产能紧张。未来的半导体的竞争演化为 产能为王 :谁拥有半导体制造的平台(产能),谁就能发展半导体产业。而新芯在内的自主可控产能(政府控制)如果被外资全盘收购,变成外资公司的一条生产线,失去自主可控和开放性,这会致使国内半导体发展的基础越来越脆弱。

  今年半导体全球全行业性好转,但中国的集成公司却大多拿不到产能,严重地影响了集成电路行业的发展。由于关闭生产线的不可恢复性以及投资半导体制造业的艰苦性,预计未来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产业还会由于产能问题遭到严重制约。更为重要的是,国内存储产业刚刚起步,虽然新芯国内客户定单可能不多,但它的平台性和开放性给国家发展存储产业带来了希望。于是这个唯一的制造平台就成为重中之重了。

  形成鲜明比较的是,经济复苏后,各个半导体发达国家均加大投入对半导体制造业的投资和支出:GlobalFoundries在纽约新建12寸晶圆厂,纽约州政府早期补贴资金就达12亿美元;而在德国政府的支持下,GlobalFoundries今年建立了欧洲首座超级工厂与最大的12吋厂;三星在韩国政府的支持下,用在半导体上的资本投入今年高达229亿美元。

  韩地虽轻得韩者重。所以半导体制造平台的争取变成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和电子产业的保家卫国之战。但是 成都保卫战 的失败, 武汉保卫战 的无奈折射了本土业者在强大外资面前的窘境与羸弱。

  企业之争: 中 美 大战从美到中

  中芯国际在管理层变更后,运营状态良好。估计今年第三季度很大可能会实现运营盈利,改变了以往中芯一直亏损,依托输血的老大难形象。同时在客户的推动和本身发展的需求下,中芯新的管理层也非常重视新芯,新任CEO王宁国上任不到一月,就飞赴武汉,调研新芯。而今年5月初中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武汉召开董事会,使全体董事会成员加大对新芯的认识和重视。由于中芯逐步向新芯转移先进的技术(包括逻辑制程),所以也加快了对新芯的回购谈判。根据当初中芯国际与政府签订的投资协议,中芯国际享有优先回购权。但是中芯国际亏损多年,今年下半年才有可能盈利,并且今年召募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扩充北京厂的产能,这也致使其没有多余现金行使优先回购权。所以在这场 中 美 大战中,暂时落到了后头。

  而此次对垒中芯的美光,对熟习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人来说,其实不陌生: 中 美 大战的第一战其实并不在中国。时光回到2005年,美光就游说美国政府,呼吁美国政府不应当帮助海外竞争者提高生产规模,而当时美光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StevenAppleton高调提出 中芯阻击论 ,并且直言不讳 我是这件事的主力.我用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去阻挠中芯国际。我们要保护美国企业的利益.必须这样做。 通过舆论呼吁,院外游说等方式向美国有关部门施加压力,终究迫使美国政府干预此事并敦促美国进出口银行拒绝了本已答应给中芯国际的贷款。

  而 前度刘郎今又来 ,StevenAppleton又出手了,不过这次是直接收购国内唯一的12寸存储芯片代工厂。只不过身份变了个:当时呼吁美国政府不应该帮助海外竞争对手扩产,并且利用美国政府到达了目的,而现在自己却通过海外收购直接扩充产能了。只是不知道Appleton这次要呼吁美国政府支持他还是中国政府支持他呢?不知道会不会心里后悔当时美国政府帮助其实现 中芯阻击论 ,否则中芯国际没受 阻击 ,现在发展大了,美光全盘把中芯国际收购下来,这样产能扩充地就更快了。

  因為存儲芯片屬于 量大面廣 的標準產品,所以歷來成為半導體的必爭之地。存儲芯片的價格波動很大,今年已來漲幅已是08年時的5到6倍,這與國內沒有存儲芯片是有很大關系的。所幸中國政府意想到這個嚴峻的現實,不僅在核高基重大專項里面放入這個課題,同時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夠勇于嘗試,發展存儲產業。北方的一個經濟大省就想全力發展存儲產業,今年上半年就和美光談過,希望能夠和美光合作,而當時美光的條件非常刻薄:當地政府出錢出地出廠房,美光僅技術入股,所有產能和技術不能給別人所用,還要大股東控股。如此刻薄和不平等的條件,根本沒法保證中方利益和促進當地的產業發展,自然被當地政府謝絕。因而美光在談判失敗后,就盯上了新芯。而美光財大氣粗,不唯一現金,還是美元,自然穩操勝券。

2012年深圳体育B轮企业
2012年深圳体育B+轮企业
2012年深圳体育A轮企业
分享到: